機器人技術

中國機器人行業可能出現BAT嗎?

轉載 :  caifu50225.cn   2019年08月07日

        全世界的創業潮從來沒有斷過,但能通過堅持不斷的創業,最後走上行業巅峰的企業,卻寥寥無幾。每個成熟行業的标志,都是有着行業巨頭誕生,他們是真正意義上的行業領袖,他們的體量吸引世界眼球,他們的決策影響行業走向,他們的人才成為世界的人才,後續跟進者和創業者,以被這些行業巨頭收購作為創業的最終點。
        在中國改革開放後的市場發展期,科技互聯網熱潮下,有了1%BAT、ATM的成長神話,那中國成長期的機器人企業,在這個資本愈發成熟的時代,最後會變成什麼樣?有沒有可能像科技互聯網一樣,憑借龐大市場産生真正意義上引領行業巨頭?還是如美國機器人市場一樣,最終淪為資本巨鳄的附庸?

 


巨頭收購,資本的遊戲


        資本對于企業,是進入快速通道的最優路徑,但在往往幾輪融資後,不幸遇到市場萎靡,經營不善的情況,資本能夠接受的回籠方式,也正是企業被收購。而收購對于一家規模成型的企業,也是對于自身發展不足的最好補充方式,收購後能有獨立經營權則更符合創業者最初的期望。
        美國的收購案,在企業發展史中的占比居高不下,據分析稱,成熟的資本巨頭頻繁收購新生獨角獸,或許也是阻礙其5G、機器人等新興産業發展,使其舉步維艱的重要原因。
        近日,福特就收購了一家位于密歇根州的名為Quantum Signal(量子信号)小型AGV機器人公司,該公司曾為包括美國軍方在内的許多客戶生産移動機器人,一直被譽為AGV領域的前沿獨角獸企業。其專長是為機器人車輛構建遠程控制軟件,同時還負責為自主和遙控機器人系統提供備受推崇的模拟測試和開發環境。福特公司表示想利用其經驗開發實時模拟和算法相關的自主車輛控制系統,以幫助建立福特的自動駕駛車輛的研究生産。
        福特汽車公司是美國最大的工業壟斷組織。該消息發布後引起美國網友一陣哀歎,紛紛表示又一家有潛力成為機器人行業巨頭的公司淪為資本巨鳄的食物。
        美國的機器人公司,從概念剛開始提出,到如今也有非常長的曆史,機器人的誕生地在美國,1962年美國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工業機器人,經過30多年的發展,雖然也并不緩慢,大家能想到Aethon(愛森)Amazon Robotics (亞馬遜)Amazon Robotics (Kiva Systems)、Ank等非常多的知名企業,但無論是波士頓動力被軟銀接手,還是Rethink Robotics、Ank宣布倒閉,抑或Aethon徹底轉型手術機器人,仿佛在美國這個商業氣氛濃郁的土壤裡,卻長不出一個正經的機器人行業巨頭。
        最老牌的機器人發源地,為何無法誕生ABB發那科那樣的機器人巨頭?


逐漸衰退的市場


        熟悉美國機器人發展曆史的人都知道,其實在早期,借着第二次工業革命的紅利,美國的剛性自動化裝置在工廠占比就已經很高,能夠滿足大部分的生産需求,對于機器人額研發熱情并不大,這也錯過了一個新興行業最好的發展時期,而隻是在幾所大學和少數公司開展了一些研究工作,加上當時美國失業率高達6.65%,政府擔心發展機器人會造成更多人失業,因此不予投資,也不組織研制機器人,導緻資本對于産業的投資熱情并不大。
        70年代後期,美國政府和企業界雖有所重視,但在技術路線上仍把重點放在研究機器人軟件及軍事、宇宙、海洋、核工程等特殊領域的高級機器人的開發上,緻使日本的工業機器人後來居上,并在工業生産的應用上及機器人制造業上很快超過了美國,産品在國際市場上形成了較強的競争力。 其次,美國大環境下的産業結構比重,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行業内公司發展方向,也形成了如今美國機器人的現狀,因此導緻号稱美國第一的機器人公司波士頓動力更像是一個科技公司,更不是機器人公司。美國80%的GDP是由第三産業組成的,而工業(第二産業,增加值為3.6593萬億美元)占比隻有19.06%,第一産業(農業,增加值為0.1734萬億美元)占比僅有0.89%。
        2018年中國(大陸)的第二産業增加值約為366001億元人民币,折合55308.88億美元,約為同期中國GDP總量的40.65%,中國的第二産業增加值約為美國1.45倍。
        但說美國的工業空心化,這個說法也不對。美國目前和中國一樣,擁有相當完整的工業體系,隻是這個體系中的低端部分美國人看不上,把很大一部分低端産業轉移到亞太地區。比如汽車行業,美國的高端轎車和重卡世界領先,但是把利潤低的低端轎車和卡車逐漸轉移,而用人少,利潤高的大化工美國還是保留,例如人們比較熟悉的陶氏化學杜邦,埃克森美孚,但是,量大的普通産品美國也并不生産。
        美國工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達到最高數字,有将近20萬産業工人,然後中國加入WTO一路下滑,資本家很多都将工廠轉移到人力成本低的亞太地區,本國工人逐漸集中在軟件和半導體行業,導緻低知識層的普通民衆受益不多。
        因此,這也就導緻了美國的機器人産業,大多都開始向着服務行業靠攏,例如Autonomous Solutions以及Aetho、IAM Robotics,所做的内容都不是在單一領域,其中Autonomous Solutions就涉及農業、消費、能源和礦業、安全、供應鍊五個領域,産品内容包括自動化農業、自動泊車等,仿佛不做點跟服務業搭邊的領域,根本就不像機器人企業。
        其原因用美國知名企業家形容的,你想在美國從事單一的工業領域,恐怕企業連一個電氣軟件工程師都找不到。導緻機器人行業發展到最後,也沒有哪家公司願意去單純做機器人。


還未入局的中國


        反觀國内,卻很少出現波士頓這樣學者氣息濃郁的企業,殘酷的市場很難允許波士頓這種學術性企業在大學以外的地方存活下去,更多的機器人相關企業如今的研究方向,也是朝着如何落地産業,如何理論商業化,把重心放在提升産品性能,提高市場占有率的階段。中國創業往往在大學進行項目孵化,技術直接注入資本,有成熟的生産銷售運營模式,在廣泛的市場落地生存不太難。
        一個簡單的例子,波士頓狗國内的仿照競品Laikago,在研發成功後,出校園就打着“可以折疊放入行李箱中,能在平地、草地、石子地等多種不同路面情況下穩定行走”的賣點進行銷售,遵循結構簡單、加工方便、功能可靠的設計原則,據SlashGear早在2017年的報道,當時的售價在20000-30000美元,主要出售給高校、酒店、科技館、科技公司以及展館等客戶,其創作人願景是讓四足機器人做的智能手機和無人機一樣普遍,濃濃的商業氣息。
        中國作為被轉移輕工業以及低端制造業的地區,很大程度上也正好把握住了機器人等智能裝備的發展潮。通過促進消費等手段,提高工廠的積極性,從而催動了工業鍊的整體發展,和日本同出一轍。中國市場龐大的工業品和消費品需求量,也在随後催生了中國本土的工業制造領域巨頭企業,也造就了一大批中小輕量化制造業工廠,B端市場的龐大需求,技術解析後,後發者迅速模仿跟随,也導緻了機器人行業的蓬勃發展。


頭部效應明顯


        錯過發展紅利期的美國,機器人企業卻再無做到巨頭的可能,一家企業想要成長,要面臨更多的問題,首先美國市場的資本老紳士不會給新生企業太多機會。其次原始積累完成較好的傳統老牌制造型企業,在逐漸利益階層固化的時間段裡,也阻止着後續新興巨頭的産生。 同時,美國早期入局的工業巨頭企業,逐漸發現行業發展大趨勢還是向着智能化轉型,工業智能裝備的巨大利潤以及先發優勢,誘使着他們自己也開始入局進行嘗試,例如亞馬遜等企業,跨界對于他們來說非常容易,通過自主研發和收購,短短幾年時間就将原本的市場洗牌,也逐漸在機器人行業的人才市場迎頭趕上,收購淘汰掉了低劣産能企業。目前中國機器人企業也已經出現跨界巨頭的身影,但對于機器人企業,還有着成長時間。
        很大程度上,巨頭短時間内其專業程度和研發深度,遠不如已經積累了一段時間的專業機器人企業,在行業的人才積累以及信息積累,也都不如純粹的機器人從業人員 ,但是随着時間,其資本、資源、人才優勢逐漸積累沉澱後發揮爆發,強者越強,也更願意也更能投入成本去研發,兩者差距越來越小,直到最後的超越。
        這樣導緻的直接結果是,在随後很長一段時間内,巨頭跨界的成本會越來越低,企業所涵蓋的業務面越來越廣,企業規模壁壘逐漸疊加成為巨頭企業的資本優勢,新興獨角獸也很難跨越成長期成長為巨頭。 同時,人才也在不足以支撐起中小企業的創業。類似美國這種成熟的,處于穩定期的資本市場,在行業整體人才短缺的情況下,對于小公司的關注程度就自然變得非常高。往往他們通過收購、股權置換等手段,來獲取某個新興領域的領先人才,從而進行新業務方面的研究和拓展,也能夠輕易仿照和購買到前者技術積累的成果。 巨頭頻繁跨界,人才的競争也是收購加劇原因之一。
        如福特本次收購中提到的,福特的主要興趣似乎在于培養一些有經驗的自主性人才,以及開發适合公路行駛的自動駕駛車輛(包括感知系統和虛拟測試環境)所需的非常具體的挑戰。目前,SAIPS的團隊人數增加了一倍多,達到30人,并搬遷到特拉維夫的一個新總部,在其最新雇用的員工中,特别關注引進強化學習方面的專家,希望借此全面鋪開機器人和無人駕駛的市場。 福特也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福特不是最早“睡”該公司的企業,但一直在密切關注該公司,并将利用其在開發與自主車輛控制系統相關的實時模拟和算法方面的經驗,來幫助建立福特的自動駕駛汽車、運輸即服務平台以及相關的硬件和軟件。可見機器人小公司被巨頭頻繁挖人的無奈。


行業與剩者


        中國科技公司的搏鬥已經顯示了巨頭的肌肉,騰訊阿裡入局短視頻,入局單車,逼走和收購新興公司,已經是資本遊戲的常态,隻是在工業領域中國的巨頭企業還稍顯遲緩,或者政策的支持紅利期,資本注入後的回收期拉長,還給了新生企業更多的成長時間。
        但從中國機器人行業看來,中國的貿易壁壘确實在早期隔絕掉了很多巨頭的原始資本侵入,雖然前面資本巨頭的障礙并不如美國那般強,但部分類似福特這種傳統工業巨頭企業,為了布局物聯網和智能制造,已經逐漸開始跨界以求優化産線效能,例如類似美的等相關行業巨頭也紛紛開始收購機器人企業或者自主布局機器人,單一機器人行業人才往全工業領域外流情況開始出現,可以看到,這時距離機器人行業洗牌期的到來并不會太遠。
        但單一機器人智能制造的企業,在市場亂戰下成長成為巨頭,難度頗大,整個機器人曆史,純粹的機器人公司也就ABB與發那科規模成型,走完了從弱小企業變為獨立巨頭的成長之路,随後才能品牌效應不斷深入,頭部效應越來越強,成為機器人巨頭,對于中國機器人企業的難度可想而知。 美國很多機器人企業,在随着資本撤退,巨頭入場,并購洗牌的行業大發展進程中,很多企業也進行了智能制造行業領域的深耕和轉型,逐漸向着醫療、零售等落地行業的切入,最終得以靠着專業領域的市場活了下來,或者被巨頭公司進行了收購,最遺憾的恐怕是在距離成神一步之遙的門口,被遺憾的從内部擊潰的支離破碎。
        因此,五到十年内機器人企業往哪走,是一個不得不去考慮的問題,是否細分領域落地行業無論對于中國還是世界機器人都是一個廣泛卻又現實的命題。在面臨轉型期的當下,選擇繼續堅持單一的機器人之路以期待價而沽,還是深耕進入行業,打造行業口碑,這是走在轉型節點的中國機器人企業不得不去面對的事實。

标簽:機器人 BAT 我要反饋 
專題報道
歐洲工業之旅
歐洲工業之旅

每年的漢諾威,汽車都是關鍵話題之一。 今年,輕量化、新能源被精準的提煉出來。 2019年,造車網帶你開啟漢諾威工業之

2019年賀歲版
2019年賀歲版

2018年已經過去,整體來看,汽車行業正朝着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方向堅毅挺進,新品、收購、合作等動作不斷。2019年汽